“玉”在人们心目中都是一个充满美好与祥瑞的

  中国玉文化伴随文明的出现而兴,其内涵随历史更迭而不断更新。在长达八千年的玉文化发展历程中,古代玉器从作为通灵神物到祭天礼器,从“事神”到“事王”再到“事人”,其流变源远流长。在2000年,著名学者费孝通先生就以“玉魂国魄”四个字,概括出中国人对玉情有独钟的特殊心理感受,并提出要把中国古代玉器与传统文化研究的研究结合。

  为什么在十周年之际举办此次特展?又为何选择夏商时期的玉器?带着这些问题,雅昌艺术网请到了金沙遗址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王方作为导览人,带大家走进本次展览。

  尚未定级的文物也均属精品,三级文物18件,类别全,集山西省襄汾陶寺、河南省巩义花地嘴、河南省偃师二里头、陕西省神木新华与石峁、河南省安阳殷墟、湖北省武汉盘龙城、江西省新干大洋洲、山东省益都苏埠屯、四川省广汉三星堆、成都金沙等遗址出土玉器,代表了夏商时期玉文化的精华。其中包括一级文物30件,二级文物14件,制作精美,为观众细致解读夏商时期玉器的文化内涵和精工巧艺。从什么是玉、到夏商玉器的常见器型、制玉工艺和装饰技巧,本次展览以“美玉天成”、“斧钺神威”、“圭璋祭礼”、“琮璧对话”、“玲珑俏雕”、“辨纹识工”六个单元,

  古往今来,“玉”在人们心目中都是一个充满美好与祥瑞的字眼。在汉代许慎所编写的《说文解字》中共收录了140个带“玉”旁的字,人们还用玉字组成不计其数的词,来表达自己所喜爱的事物。时至今日,我们也常用冰清玉洁、金玉满堂、玉颜、玉体、玉女、玉貌等等来称谓那些美好的事物,就连取名字也常用玉字或玉部首的字。一般来说,任何一种物体被人喜爱、尊崇,大概不外乎两种原因,一是这种物体的材料的外在形式使人产生审美上的愉悦,一是这种物体所隐含的文化内涵使人产生认同和喜爱。中国玉器则是二者最完美结合,它不但有着优美的质地和造型,而且也深具人文的观念、情感和民族精神。

  “金沙遗址是中国进入二十一世纪后第一个重大考古发现,也是四川省继广汉三星堆之后最重要的考古发现。现已出土玉器2000余件,是金沙遗址出土文物中数量最多,也最富特色的一类器物。”金沙遗址博物馆副馆长、研究员王方表示,中国的玉器及玉文化伴随历史的脚步,已走过了漫长的八千年。积淀丰厚,内涵深邃,影响深远。“在新石器时代,玉是沟通天地的使者;夏、商、周三代,玉已融入了国家礼乐体系;战国以后,玉更成为了修身喻德的象征。在各个历史时期,玉器虽呈现不同的时代特征和文化内涵,却与中华文明、中华文化的发展主线紧密相扣,成为研究中国古代文明发展演进历程的重要途径。在漫长的‘玉石之路’上,夏商时期无疑是一座气势恢宏的里程碑。夏商时期玉文化上承新石器时代“以玉事神”的传统,开创了“以玉载礼”的新风尚,下启两周时期“以玉比德”之先声,以其星罗棋布的分布、融会贯通的形制和制作精湛的工艺掀起中国玉文化发展史上的第二个高峰。从中原到西北,从黄河下游到长江流域,犹如满天星斗,凝聚了那个时代全部的精华,并在国家礼制的形成与发展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对后世玉文化的发展与演变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017年正值金沙遗址博物馆开馆十周年。国庆前夕,金沙遗址博物馆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作为主办,集结国内12家博物馆(山东博物馆、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陕西历史博物馆、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湖北省博物馆、盘龙城遗址博物院、江西省博物馆、山东博物馆、四川省博物院、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四川大学博物馆,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推出了“玉汇金沙——夏商时期玉文化特展”,并组织召开夏商时期玉器国际学术研讨会。

  本次展览汇集了全国各地区出土的夏商玉器精品250余件(组),作为国内首次夏商时期出土玉器最大规模的集中展示,(李璞)据了解,文物数量多,甚或还有一些遗址新近刚则出土的玉器精品。